承德新闻>>承德社会民生

国家领导人来承德参观避暑山庄和外八庙记事(上)

2017-07-21 10:32:34 来源:承德晚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光影留存在脑海里,记忆深刻,挥之不去。上世纪80 年代,承德还没有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为“世界历史文化名城”,也不似今日这般受到世人的瞩目,它只是一座宁静恬淡的小山城。当时的山庄和外庙,古建文物破损严重,一切百废待兴。

上世纪80 年代到90 年代初,随着邓小平、古牧、江泽民,十世班禅等人对山庄和外庙的参观访问,他们不仅对承德的美景赞叹有加,并对复建、修复山庄和外庙景区给予了大力的支持。在这些人的关怀下,山庄和外庙的景区逐渐开始修复起来,最终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而陪同邓小平、古牧、江泽民、十世班禅等国家重要人物参观、讲解山庄和外庙的人,就是原山庄管理处处长张占生。最近,张占生打开了他尘封的记忆,为记者讲述了他们在承德发生的故事。

张占生给邓小平讲解山庄历史

二百年间两班禅

1980 年7 月,在须弥福寿之庙落成二百周年之际,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来到承德。

抵达承德的当天上午,班禅副委员长在有关部门领导的陪同下来到了避暑山庄,首先参观了避暑山庄博物馆。张占生当时任博物馆陈列部主任,接受了陪同他参观和讲解的任务。

班禅副委员长身材高大魁梧、红光满面,身着短袖白衬衫,面貌祥和,步伐矫健,张占生第一眼见到他便心生敬意。

班禅副委员长参观第一展室陈列的雄伟壮观的外八庙照片和文物时,心情显得十分激动。特别是看到展柜中陈列着六世班禅敬献给乾隆皇帝的祝寿铃、杵时,他激动地用标准的普通话仔细询问了六世班禅给乾隆皇帝祝寿,以及须弥福寿之庙修建的历史背景、经过和保存现状等情况。张占生一一地作了详细的解答。

参观博物馆结束后,班禅副委员长又游览了避暑山庄湖区和平原区各景点。

第二天,班禅副委员长打破当时先参观普宁寺的常规,以迫切的心情要求先朝拜六世班禅行官——须弥福寿之庙。

乾隆四十五年(1780 年),是乾隆皇帝七十寿辰。当时西藏政教领袖六世班禅额尔得尼·贝丹益喜不远万里,长途跋涉来到承德,给乾隆皇帝祝寿。为此,乾隆皇帝仿照班禅所居后藏扎什伦布寺修建了须弥福寿之庙,作为六世班禅住锡之所,即“班禅行官”。

六世班禅历时13 个月,于乾隆四十五年(1780 年)七月二十日抵达承德,朝拜了乾隆皇帝。须弥福寿之庙的建造仅用了一年时间,终于赶在六世班禅到达承德之前竣工了。年仅42 岁的六世班禅就被安排在须弥福寿之庙住锡。

二百年后,又逢七月二十日,十世班禅也是42 岁之年来到了承德,朝拜须弥福寿之庙。这历史的巧合怎能不使得班禅激动而喜出望外呢?

21 日一早,身着宽大僧衣的班禅副委员长在全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赵朴初,以及随从经师、喇嘛的陪同下,乘车前往须弥福寿之庙。

盛夏的塞外山城,群峰叠翠,绿水环绕,满目绿意。清晨,曙光初露,绵绵白云笼罩着苍莽的群山。在金灿灿阳光照射下,外八庙如同一颗颗晶莹瑰丽的珍珠洒落在群山之间,显得金碧辉煌。

班禅副委员长在众人的陪同下,步入须弥福寿之庙。妙高庄严殿是须弥福寿之庙的主殿,其内供奉喇嘛教祖师—一宗喀巴和佛祖——释迦牟尼。班禅副委员长恭恭敬敬地亲自点燃了随身携带的藏香和蜡烛,虔诚地在宗喀巴、释迦牟尼像前敬献了吉祥哈达,躬行参拜大礼。顶礼参拜后,班禅副委员长与赵朴初,随行经师、喇嘛,以及随从合什肃立诵经,然后发放布施。

宗教活动结束后,班禅副委员长兴致勃勃地参观了群楼,登上了大红台。他注目俯视,只见殿宇错落,红台白塔相接;妙高庄严与吉祥法喜殿的金瓦沐浴在阳光下光彩夺目;神态各异的八条金龙,在蓝天白云的映照下大有凌空欲飞之势。

张占生用手指向高大的吉祥法喜殿对班禅副委员长说:“这就是六世班禅的寝宫。”

他惊叹不已,高兴地说:“这里比扎什伦布寺还豪华、壮观。”

他还用手指向吉祥法喜殿诙谐地说:“不过,我住的地方在扎什伦布寺的东边,这里的寝官却在西侧。”

当班禅副委员长看到殿宇残破、油饰脱落比较严重时,深表惋惜,关切地询问寺庙修复的情况。

班禅副委员长漫步在大红台上注目沉思,久久不愿离去。彼时彼地,他可能是遥想当年六世班禅迎请乾隆皇帝入寺的盛况,追思六世班禅为维护祖国多民族统一而不远万里来朝的伟绩……他脸上不时地浮现出欣慰的笑容。

二百年间,六世班禅、十世班禅两位大师的光临,为须弥福寿之庙凭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两位大师为民族大团结、为宗教事业的发展所作出的卓越贡献,也将与行宫古刹一道遗留给子孙后代。

责任编辑:李瑾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互联网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