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市新闻>>承德科教文卫

秋草情思

2018-09-13 14:50:46 来源:承德日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久居城市,每当遇到剪草机修剪草坪时,总能闻到浓浓的青草味。这熟悉的味道时常令我回忆起几十年前的光景,回忆起与青草有着不解之缘的我的童年时期和少年时代。

我的家乡在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上。寸土寸金的大平原似乎并未给小草留下些许生长的空间。广袤的原野一年四季都会被茂密的庄稼所覆盖,绿油油的小麦,雪白的棉花,黄橙橙的谷子和火红的高粱构成了大平原特有的景色。即使是寒风肆虐的严冬,白雪覆盖下的也是刚出土的冬小麦幼苗。就是难以播种的田边地头也会被农家人用一棵棵蓖麻、一簇簇大豆所笼盖。

但是,小草仍以人们难以想象的生命力,在你不经意的地方,或是在难以锄到的庄稼的根部,或是在庄稼的叶片下悄悄地生长。有些小草干脆就打扮成谷苗、高粱苗混迹在这些禾苗中与其共生共长。

从春到秋,与小草的争战就是农家人最重要的工作内容。

我童年和少年时期的很多时候就是在和小草的亲密接触中度过的。很小的时候,我就学会了辨别哪些是小草,哪些是禾苗,哪些牛羊爱吃,哪些鸡鹅爱用。稍大些的时候,我便跟着姑姑,背着草筐在夏日的清晨或是放学后的傍晚,到田野里,到河畔旁,找寻那些悄悄生长着的小草,采集来喂食我的小白兔。因为小草的稀少,采集的不易,所以看到自己采满的一筐青草时,总有满满的成就感。

六七月的连雨天,是小草们能够摆脱农家人的监控,自由快乐生长的时节。因为这个时候庄稼已经长到一人多高,叶片覆盖了大地,为小草的生长提供了隐秘的空间。再说,小草这时已经威胁不到庄稼的生长,人们也难以进行大规模的除草。立秋之后,是小草收割的黄金时节。我的家乡有立秋18 天小草就结籽的说法。经过一个夏天的生长,小草获得了大地的充分营养,品质大大提升。这个时间段也正是农田管理结束,等待秋收的时节。农家人利用这个空隙便走进广阔的原野里收割青草,晒干后当做牲畜家禽越冬的饲料。

我们那个时候的中小学生由学校组织,以勤工俭学的方式在这个时候为生产队去割草。同学三三俩俩地穿梭在高高的庄稼地里,寻找着可用来喂牲畜的青草。闷热潮湿的庄稼地留下了我们少年时期的汗水。夕阳西下,我们背着青草从高高的青纱帐,从弯弯的河畔旁,穿着被汗水湿透的衣衫,带着浓浓的青草味到指定的生产队集结过秤。生产队便以货币或物质支付的方式支持我们学校的教学。我们那个时候上学不收学费,这些收入或许就变成了老师们备课用的笔墨纸张。当然,收入丰沛的时候,我们也会得到几本一角钱左右的作业本。现在看来这些微不足道的奖励,却是那个时候我们和家长、同学炫耀的资本。

后来,我离开家乡考到被大山包裹的城市里读书、工作。闲暇时,我总爱到山上去抚摸那漫山遍野的青草,我仔细地辨认着它们,分辨出哪些是我的家乡也有的,那些是我的家乡不曾有的。我感慨,如果那个时候我家乡的草也有这里这么丰盛,割满一筐青草,我得少跑多少路,少流多少汗,或许我还能多得到几本奖励的作业本。

秋日的一天,我在办公楼前蹲下来,仔细端详着一株秋草,一位农学教授问我看什么。我说,为什么这么小的一株草也能结籽?教授告诉我,任何生物都有延续生命的使命,在生长期结束前,无论自身条件如何它都会拼尽全身力气去为延续这个物种奉献自己的绵薄之力。看来这小草也是很伟大的。

多年后我也总觉得身上有一股难以去掉的青草味。我经常同朋友讲,我就是生活在城市里的庄稼人。在夏天或秋天的某个时候,我会时常回忆起,几十年前的这个时刻,我应该正在故乡的这块田地或是那条河畔割草。我也时常会回忆起用青草逗引小牛犊时的情景,回忆起我曾经用汗水获得的那几本作业本。

秋意绵绵,秋草萋萋,我对秋草的那份情思或许就是对故乡的一种思念吧。(李俊良)

责任编辑:李瑾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