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市新闻>>承德图片新闻>>

碳汇交易“点绿成金” ——丰宁千松坝林场建设碳汇林助农增收探访

2020-08-25 10:56:01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航拍千松坝林场的茫茫林海。河北日报资料片

河北新闻网讯(河北日报记者陈宝云 通讯员刘海波、陶世杰)“于书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碳汇造林一期第二批交易的钱回来了,你们二道河子村分配9万多元,近期就能到账!”近日,钱还没到,丰宁满族自治县千松坝林场副场长何树臣已把喜讯传给了大滩镇二道河子村党支部书记于永凤。算上首批碳汇交易,二道河子村7500多亩林地靠卖“森林空气”已收益37万多元。

21年来,千松坝林场在昔日“风沙肆虐、河干井枯”的生态贫瘠之地,克服人员少、资金少、立地条件差、环境恶劣、治理难度大、林牧矛盾突出等一系列困难,累计造林116.09万亩,在京北筑起一道坚固的生态屏障。同时,探索开展碳汇林建设,把生态资源转化为发展资本、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实力,已完成碳汇交易360多万元,走出了一条“荒山变青山、青山变金山”、林农点“碳”成金的生态富民之路。

●碳汇造林让生态生金

千松坝林场1999年建场之初,规划项目区分布在丰宁坝上及接坝地区的9个乡镇、7个国营林牧场共3710平方公里范围内,涉及72个行政村、7.89万人,其中贫困村40个、贫困人口16079人。

根据当地实际,千松坝林场创新推行股份制造林、分类管护机制,即当地村、农民和国有林场、牧场出地,千松坝林场负责造林,林木收益按相应比例进行分成,实行多方合作、互利共赢、生态与社会效益并重的新模式。

从本世纪初,在开展德援、日援等造林项目中,日本和德国专家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议定书》的清洁发展机制引入丰宁,建议丰宁利用机制开展碳汇造林,通过项目审批、碳汇交易获得更多建设资金。

“碳汇交易是指在一个特定管辖区域内,允许获得碳排放配额的排放主体将其剩余的指标拿到市场上买卖。”何树臣说,这使得碳排放权像普通商品进入市场,通过相互调剂,确保区域实际排放量不超过限定排放总量。

从2006年开始,按照外国专家的建议,千松坝林场正式启动碳汇林建设。项目区位于丰宁大滩镇,处于京津母亲河——潮河、滦河发源地,是京津水源涵养功能的核心区。项目采取千松坝林场出资、当地村组和农牧场出宜林地共同建设,工程设计面积2610.79公顷。

何树臣说,2014年,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下,北京和承德两市签订区域合作框架协议,丰宁启动碳汇项目的申报工作,申请中国核证碳减排量,并对碳汇造林项目进行接转整合,统一定名为丰宁千松坝林场碳汇造林一期项目。

近日,千松坝林场在实施雨季造林。 通讯员梁永生摄

“千松坝林场碳汇造林一期项目除了固碳释氧、净化空气,在涵养水源、保持水土、调节区域气候、防风固沙、保护生物多样性等方面也起到了重要作用。”何树臣介绍。

到2019年底,千松坝林场累计造林面积116.09万亩,减少荒漠化、沙化面积近150万亩,当地沙尘天气由1999年的年均15天,减少到现在不足3天。

●拿下全国跨区碳汇交易首单

8月中旬,坝上凉风习习。汽车行走在千松坝林场大滩分场营林区林间道路上,目之所及都是郁郁葱葱的落叶松,令人心旷神怡。

“你看,路两侧长得好的林子基本都是碳汇造林工程!”透过车窗,何树臣指着路边的林子说道,“从大气中清除二氧化碳的过程、活动和机制称之为碳汇。通过植树造林和森林保护就能吸收固定二氧化碳,其成本远低于工业减排。”

何树臣告诉笔者,过去,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流通的配额必须来自本省(直辖市、自治区)。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国家战略,跨区域碳汇交易迎来了破冰之举。

2014年,在北京市、我省及承德市发改委的大力推动下,经过监测核证,千松坝林场碳汇造林一期项目第一个监测期内(2006年3月1日至2014年10月23日)的碳减排量为16万余吨二氧化碳当量。当年12月18日,北京市发改委预签发了9.6万余吨二氧化碳当量,促成了千松坝林场碳汇造林一期项目2014年底在北京市环交所成功登陆。

2014年12月30日,眉州东坡餐饮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率先以38元/吨的价格购买了1550吨碳排放权指标,以抵消当年门店经营产生的碳排放量,成为全国跨区域碳排放权交易第一单,也是河北省林业碳汇项目第一单。此后,第一批共分22次交易69191吨,平均交易价格为36.73元/吨,所得收益254.1万元。

今年4月13日,第二批在北京市碳排放权电子交易平台分9次挂牌交易剩余27051吨,平均交易价格39.69元/吨,所得收益约为107.3万元。

●碳汇林成脱贫致富“绿色银行”

“碳排放权交易的收益将分为两个部分,一是用于林场项目维护、新造林,二就是分给宜林地的所有者。分配向林农倾斜,收益的60%用于补偿当地农民、林场、牧场。”何树臣说。林场留取的40%资金全部用于项目后期维护。由此,大滩林场、孤石牧场,二道河子村、孤石村、喇嘛波罗村、骆驼沟村、三扎拉村、十号村等6个村共1544户农户获得总计151万多元的第一批碳汇补偿金。今年增加了补偿比例,又获80万元的第二批碳汇补偿金。

“二道河子村的林子是集体的,第一期碳汇的钱都做了集体收入,用于修路、修广场和村庄绿化美化等基础建设,这些建设加速了全村的脱贫进程!”于永凤自豪地说,以前是靠砍树、烧炭才有收入,如今却能靠森林吸收二氧化碳获得收入。“今后,我们一定要多种树,多绿化,还要对现存的苗木进行更加周到的管护。”

碳排放权交易给广大林农带来收益,也带来观念的转变。“碳汇造林一期第二批交易的钱回来后,我们将把这些钱通过一事一议的形式,用于森林村庄建设和林业产业发展,让二道河子村真正做到村在林中、村在景中,实现乡村振兴。”对于未来,于永凤充满希望。

千松坝林场场长曹海龙表示,丰宁碳汇交易是首单京冀跨区域碳汇交易,在碳汇市场建设、生态补偿上实现了3个零的突破:一是全国跨区域碳汇交易实现了零的突破;二是河北省市场化手段推动生态补偿实现了零的突破;三是承德市碳汇造林收益实现了零的突破。

为更好地发挥森林的生态、社会、经济效益,在项目实施中,千松坝林场推行宜林则林、宜草则草,采取林草、林牧、林药、林苗等多种模式,在促进森林旅游开发、发展林下经济、把林子纳入公益林补偿上下功夫,把改善环境和促进农民增收作为工程建设的最终目的。“这里的森林资源所有权90%以上为集体和个人所有,国有的10%属6个国有林牧场。我们针对不同地块所有制特点,实行股份制造林、分类管护机制,既要种活树,又要让项目区百姓富裕起来。”曹海龙说,同时,林场还探索推进“整沟域、整流域、整村庄、整乡”造林方式,打造生态优良、村庄优美、生活富裕的森林村庄。

目前,依托生态资源,林场辖区40个贫困村已发展旅游专业村10个、农家院100余家,1.5万多名贫困人口通过务工、发展旅游项目实现脱贫致富,迈入小康生活。

来源: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春红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